德云社演员众筹百万引质疑 众筹平台想筹就能筹

作者:http://www.gsxrdzsp.   时间:2019-05-17 23:27

  未被提现款项即沉淀资金是否可能被用于取得银行利息或者挪作他用?这也是针对筹款平台的质疑声音。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告诉中新社国是直通车,我国的《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第十三条规定,互联网信息服务者应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从这一点来讲,大病众筹平台也应当对求助人及求助人发起的求助事项进行一定程度的审查。

  今年4月19日,网络互助平台17互助发布公告称,因公司没有找到通过互助服务盈利的模式,导致项目亏损严重。从当日起停止新会员的加入以及老用户的续费,终止运营。

  5月4日,德云社官方微博表示,吴鹤臣之妻发起的“水滴筹”众筹系其私人行为,经公司与其沟通,家属表示其对于现行医疗保险的相关政策了解不足,但现在其已经进一步了解了相关政策的内容。对于吴鹤臣之前受捐的款项,家属表示将按照平台规则由平台方直接划入医院账户,用于后续治疗,相关花费的明细将由家属自行公开。

  早在2018年,中国之声记者就已经尝试过用虚假诊断证明及住院证明,通过了上述三家平台的审核并顺利提现。

  生命的逝去固然令人惋惜,但爱心被滥用也是对慈善事业的打击。保证每笔善款都能被专款专用,每一个筹款项目都能公开透明,目前看来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有网友认为吴鹤臣家拥有房产以及汽车,平台信息不应标注为“贫困户”。也有网友认为,100万的目标金额过高。

  而在今年3月份,水滴筹也曾把一位筹款发起者告上法庭,要求其返还筹款15万余元。平台收到举报信息,称此位发起人并未将筹得款项全部用于其儿子的治疗,也未积极寻求治疗,导致患者健康状况逐渐恶化,直至去世。

  网络众筹引起争议其实并不是件新鲜事。

(来源:德云社官方微博)

  5月3日下午,发起人与水滴筹沟通停止筹款。截至筹款结束,项目共筹得147959元,5269人次参与赠与。

  她表示,筹款金额过高是因为不懂平台规则,错把上限额度输入到筹款金额中。而家中的房产是公租房,无法出售。汽车则因需要接送病人,也不能变现。

  除了平台应该加强监管,个人在此事中也应“心里有数”,否则不仅自己的经济问题没有解决,还会吃官司。

  张新年建议,相关部门应尽快启动对网络募捐平台这一新兴募捐行业的立法或对现有的《慈善法》进行修订以满足社会的现实需要,从根本上整治诈捐等行业乱象。

国是直通车 侯雨彤  制图

  为了检验平台的审查情况,这位记者PS了一张诊断证明向三个平台提交。水滴筹、爱心筹在2分钟内完成审核,并显示可以进行转发筹款。轻松筹驳回申请,要求补充内容。然而添加疾病名称后申请仍然获得了通过。

  首先应该搞清楚的是,筹款平台上发起的筹款行为到底是个什么行为。

  经调查,这位发起人放弃了对儿子的治疗,而筹集的善款被用于偿还家庭债务。

相声演员患病众筹百万引质疑

  对于每个献出爱心的人来说,自己捐出的钱不知道去哪儿了,自己帮助的人不知道是否真的困难,终归是一件闹心的事儿。那么到底谁应该为此负责?谁又该做出改进?

  有些平台解决不了生存问题,而一些较为成熟的筹款平台也是通过涉足电商、保险等领域来拓展收入来源的。仅依靠融资,难以形成良性发展。

  因为筹款事件一起被卷入舆论漩涡的德云社和水滴筹也相继发声。

  水滴筹则进一步介绍了事件情况以及平台规则。

  原标题:德云社演员众筹百万引质疑,众筹平台想筹就能筹?

  现代慈善是一门涉及财务、法律、医疗等专业领域的专门事业。网络筹款让过程更加简单便捷,然而随着筹款平台的进一步发展,一些平台甚至是自顾不暇的。

  尽管“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三家大病众筹平台发布了《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倡议书》,在行业自律层面上加强了对信息的审核,但其也应当履行法定的审核义务及达到法定的审核标准。